戈登

新风高银奇杰拔杯德哈盾冬临静!

【渣翻】太宰,中也,十五岁 (0)

Kakki:

⚠️不一定会翻完⚠️


⚠️更新时间不定⚠️


其实只是自己为了防止放假回国沉迷游戏然后连五十音都不会了而作的死
及格线语文水平,语句不通畅注意⚠️
下划线部分为原文中自带重点标注

欢迎指错!





Prologue

鲜明的蔚蓝天空中,一架小型客机飞行着。

乘客只有一人,是个穿着黑衣、戴着太阳眼镜的男人。苍白着脸,额头上不住地浮出汗珠,在没有其他人的机内不安地来回张望。

他宛如一个恐惧夜风的婴儿一般将身体团成一团,两只手像握着护身符一般紧握着枪。

这个男子是个黑手党。他刚从某个强大的组织中好不容易逃脱出来。

突然,他听到了不断的敲门的声音。

男子跳了起来,看向了声音的源头,窗户的外面。

在窗户的外面——有一位少年。

少年的年龄在十四五岁上下,从窗户外面笑着看着机内。

这应该是不可能出现的场景,因为这里是在五百米高的空中,正在飞行着的客机里。

“哟,打扰了。”窗外的少年用唇语这么说着。

“羊……‘羊之王’!”黑手党的男子发出了惨叫。

几乎在他躲闪的同时,少年踢碎了窗户。

顿时机内狂风乱吹。

机内的空气因为气压差而被抽出窗外,机体猛烈地摇晃了起来。但是这个黑手党男子并没有在意这狂风或摇晃,而是想着应该尽快远离这个少年,贴着地板挣扎地爬着。

而少年踩上了他的背。

“黑手党的枪支搬运,不会因为这种程度就怕了吧。”

少年用着听起来很开心的声音说着。少年穿着深暗绿色的皮衣,顶着一头像狮子一样的褐色的头发。

少年空手抄起了附近的椅子,将它抛了出去。椅子贴上了那碎了的窗户,像盖子一样挡住了外面的风。于是机内的狂风稍微变弱了一些。

“原…原谅我吧!”黑手党男子在少年的脚下挣扎着,“破坏了你们的…《羊》的地盘,我为此道歉!我也是不得已的!”

“啊啊,我也是不得已啊。和港口黑手党的混蛋们一伙的人,应该不会不知道吧,攻击过我们《羊》的人,我们一定会让你百倍偿还。…不用担心,除你之外的袭击犯已经全都被我们杀了,安心去和你的伙伴汇合吧。”

黑手党男子躺在地板上想伸手去拿枪,但是没能做到。他就连从地板上抬起一根手指这种事情都无法做到。岂止如此,他的脸变了形,被踩在地上踩得骨头都几乎要咯咯作响,除了呻吟,其他什么都做不了。明明少年只是轻轻地把脚放在了他身上。

是重力。在他身上受到的重力增加好几十倍。

“不错嘛,真不愧是港口黑手党。”少年像是有些愉快地说着。“在受到我的重力操纵的情况下,还能考虑反击这种事。…行吧,你就试试看吧,但在那之前回答我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的地盘?”

“并…不是…我们想要…袭击的。”黑手党男子仿佛是从被踩得变形的肺里拼命挤着空气似的说着,“是不得已的…因为我担当的武器保管库,被那个灾厄之神,给破坏了…那个从地狱里复活出来了的…黑色火焰的《荒霸吐》…!”

“你说《荒霸吐》?”

少年的笑容消失了。

重力在只一瞬间变微弱了。

趁着这一空隙,黑手党男子一滚从少年脚下逃走,继而在地板上一滚、抓住了抢指向了少年。这是一套只有习惯了使用枪支的人才有可能做出的连贯动作。

少年什么话都没说,保持着手插在口袋中的姿势,冷淡地俯视着那黑手党男子。

“好啊,开枪吧,试试会变成什么样吧。”

“去死吧…《羊之王》中原中也!”

黑手党男子扣下了扳机。

无表情的少年保持双手插在口袋中的姿势,向后回转半圈,踢向了子弹。

亚音速的子弹与趾尖发生了碰撞。

以相同的速度逆向弹回的子弹射进了黑手党男子的喉咙。男子大量出血,面向上倒了下去。

少年轻松地转回半圈,站到了原地,然后开了口:

“港口黑手党,我将不留一人地全都宰了。”



TBC

评论

热度(1737)